【上理封面人物】孙金悦:“康复精神”照亮前行之路

时间:2019-06-21浏览:893编辑:摄影:    通讯员:设置

很多人或许没有听过“假肢矫形工程”这个专业,但这门医工交叉的学科却和广大残障人士的生活质量息息相关。自从成为了上海理工大学首届假肢矫形工程专业的学生,“康复精神”的种子便扎根在了医食学院研究生孙金悦的心中。孙金悦积极进行假肢矫形科研项目的研究、加入“大学生讲师团”、投身志愿活动,以自己的方式践行“康复精神”。

从康复研究出发,感悟康复精神

“做康复研究,最基础的还是假肢矫形”,孙金悦所在的上海理工大学康复工程技术研究中心,一直在进行“步态跟随式仿生智能假腿的动力学与控制方法研究”,他们发明了国内第一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液压智能仿生膝关节。为了打破进口产品对市场的垄断,不再让二十万起价的进口假肢成为功能障碍者唯一的选择,研究中心自课题申报至今也已走过三个春秋,产品历经三次迭代,不断靠近他们“让佩戴这个假肢的功能障碍者看上去和普通人一样”的初衷。

对于学生来讲,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来制作实用型假肢,在实际的项目进展中存在着很多困难。加工上的难题、设计与样机的差别,都曾困扰着孙金悦和项目组成员。为此,他们不断更改方案,完善样品,先由项目成员在校园的不同场景(平地、上坡、下坡、草地等)完成测试,确保产品的安全性,并提高舒适度、调整灵活性,之后再在功能障碍者身上成功测试。由上海假肢厂给出的检测报告,证明了他们的研究项目完全能够满足市场上的产品要求,项目也获得了“兆易创新杯”第十三届中国研究生电子设计竞赛一等奖。

以“中国说”为契机,阐述康复精神

“在过去,做胃镜是很痛苦的事情,现在多了一个更为轻松的选择,人们只需吞服一颗小小的胶囊机器人,15分钟精确无死角,无创无痛无交叉感染……”演讲台上,孙金悦和团队成员正如数家珍地介绍道,“这就是全球首个应用于临床的磁控胶囊胃镜机器人。除了这,我们还历时15年,研制出‘Firehawk火鹰——全球首个药物靶向洗脱支架系统’;历时10年,研制出‘Rega心系列起搏器’,只有1/6个鸡蛋大小。是什么让中国的医疗器械实现质的飞跃?对细节的追求、对创新的坚持、对服务人类健康生命的信念!”

从去年12月开始,“大学生讲师”是孙金悦拥有的崭新身份。从校级选拔赛的复赛,到首届长三角地区高校“新时代·中国说”大学生讲师邀请赛的决赛,孙金悦和团队成员一行四人,均以第一名的成绩在大学生讲师队伍中脱颖而出,为师生们呈现一场场精彩绝伦的“医疗器械中国说”。

“传道授业解惑者可以不仅仅是老师,作为学生也能走上讲台,通过不断地自我学习与打磨,从专业背景出发,以思政教育为引领,肩负起新时代青年的使命与责任,薪火相传,为更加年轻的一代阐述康复精神”,孙金悦说道。在他看来,无论自己深处科学严谨的实验室还是熠熠生辉的舞台,都是想让更多人了解医疗器械行业、体会和践行康复精神。

在志愿活动升华,践行康复精神

从本科阶段开始,孙金悦的身影就经常出现在各个社区及医院,近两年登记在册的志愿服务时间达到了356个小时。“一开始,我参与的也是一些比较普通的志愿活动,比如在新华医院做一些导医服务等。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,社会更缺少的是专业性的志愿者,专业志愿者的受众更广,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还可以向他们传授一些知识和技能”,孙金悦感叹道。

近两年,他累计服务超过25所中小学、12个街道、5000余人次,“让小朋友们边玩边学,并能应对突发事件,他们很开心学,我也很开心教”。上海理工大学应急安全志愿者服务队负责人是孙金悦的另一个身份,他经常联合学校青志协的志愿者、校红会急救队员、军旅团的退伍大学生走出校门,走上社会,服务更广大的人群。

在孙金悦看来,康复精神也是工匠精神的一种,需要敬业、精益、专注以及创新。“无论是康复医学还是康复工程都是一个多学科交叉、技术密集的学科,作为康复事业中的年轻力量,这要求我们对自己的专业领域保持全身心的投入,对每件产品、每个研发过程都精益求精,在一个细分产品上不断积累优势。真正的康复不应该只是跟随,而是自我创新,让中国的康复创新也能够影响世界。”

“热心,耐心,细心”——这是孙金悦所理解的康复精神。“从十多年前喻洪流教授做出的第一代假肢,到现在的第三代高精度控制假肢。康复精神就像引路的明灯,指引着我们沿着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,一代代的康复学子薪火相传,必将走得更深、更远。”


文:白一清 李鸿钊


返回原图
/